2020年7月27日星期一

剖析共产主义全球征文活动规则

源由: 共产主义主张什么?共产主义想要做什么?共产主义支持者做了什么?共产主义政权对你的国家做了什么?共产主义政权对你做了什么?共产主义政权对你的家庭做了什么?你是否愿意分享你对共产主我的理解?是否愿意分享你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为帮助更多人理解共产主义是什么,欢迎写出你的想法,投稿给我们。
如何搞共产主义
图解如何搞共产主义

2019年6月3日星期一

六四同情者的迷茫--六四三十年发言拟稿(匿名组第1号稿件)

作者: Kxwf5T8pbQSKzEwzq8mUEYZtPc6QuQrgdbXxAiEYQtHdxaYRS1L5

记得五年前我在香港的维园,主持人说了句我印象很深的话:“ 六四已经25年了,人生有几个25年? ” 今年大概又会讲一句类似的。

三年前我在站在六四聚会的演讲台上,问大家为了反对他们,愿意付出什么代价? 我说我愿意付出一条命。

一年前我放假回国,在边检被扣查了,说我护照有问题,把我关到隔间里,一个全副武装的警察盯着我。 我想:“ 妈的这天终于来了,接下来是什么? 审讯,折磨,监禁,像李旺阳一样1米8折磨成1米5,再弄死我。 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死就死了。 ”  继续想:“ 那他们去弄我父母和其他亲属呢? 我能不在乎自己的命,我能不在乎别人的吗? 我不能。 ” 再往回想:“ 我真不怕死不怕折磨吗? ” 也不是那么坚定了。 幸好半小时后他们把我放了,告诉我护照没问题了可以走。 后来我在某次聚会,一个公安系统里的朋友跟我说了句慎言慎行,我就确认这次是个警告。

2019年5月29日星期三

王庆民:祖国、人民、个人、一切:歧途三十年(第1号稿件)

    1989年6月3日夜,北京城的长安街,密集的枪声打烂了国人对自由的幻想,轰鸣的坦克碾碎了中华走向民主的希望。中国的一切,都在六四这场劫难中被改变了。从此,祖国和人民走上了另一条道路,它与民主自由、平等博爱、法治宪政相悖,却与专制横暴、精致利己、弱肉强食相合,让十数亿国民向着残酷、犬儒、失去公义和良心的方向狂飙突进。

    “人是政治动物”,西方的“亚圣”所言诚不欺我。什么与政治无关呢?权力、金钱、意识形态、制度与政策,皆与政治息息相关。如果把政治比喻为生物学中的“纲”,以上这些领域则是“目”,下面的一切国计民生,自然是“科”、“属”、“种”,人人事事都在政治的影响下、在国体政纲的渗入中。从国家领袖,到草根庶民,无人可以跳脱出政治及它的各种衍生物(如法制)的影响。而六四,改变了中国政治变化的路径,自然也对中国的一切产生了这样与那样的影响。

2019年5月19日星期日

中国梦·纪念六四三十周年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某位著名的胖爷爷说过:”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青年在想什么?青年在关心什么?青年人成长对社会的未来意义重大,必然成为将来社会的中流砥柱。青年人就是朝气蓬勃,青年人就是意气风发,青年人就是踌躇满志,青年人就应该致力于改变世界。作为15到45岁的青年人,你是否有着一颗骄傲而不甘平庸的心,是否愿意分享你自由思考的成果?是否愿意分享你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一、征文目的:

  本次征文大赛称“六四三十周年征文大赛”,面向任意肤色、性别、国籍的15周岁到45周岁的青年征文,要求题材跟时代与社会相关,体裁不限,观点不限。此次征文活动鼓励青年积极公开表达,也可以写自己生活态度,也可以批判或展望中国的社会,可以谈谈你对六四事情的认知过程,也可以谈谈你的“中国梦”,跟这世界谈谈你的想法。

二、征文时限:

  时间:征文活动从2019年5月20日开始,2019年8月8日截稿, 2019年9月9日公开颁奖和寄送奖品。

  形式:征文要求用中文写作,征文字数以5000字以内为宜,须为本人近期原创,不得代笔,且尚未在其他出版物上(包括网站和纸媒)发表。来稿必须配发图片一至三张(作者近照一张或与稿件内容相关的图片)投稿文章可署真名亦可使用笔名。为鼓励创作和传播,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使用创作共享协议中的《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中国大陆》的非独享授权。

三、投稿方式:

本活动鼓励青年积极公开表达,除匿名组稿件外,来稿请先发到自己的BLOG或个人网站上,墙内墙外均可。同时以电子邮件形式将正文和链接发送到编辑部审核后收录到网站 woshiqingnian.com 上,然后由大众评委直接留言进行评分。

投稿邮箱:  woshiqingnian@zuola.com 

投稿须知:

2013年5月3日星期五

我是青年征文大赛 一等奖今天产生


我是青年征文大赛 一等奖今天按以下规则产生:
一等奖的选出方法:
  • 2013年5月3日收盘时的上证指数 × 收盘时的深证成指 × 10000 = 12位数。(指数以证交所公布数字为准);
  • 将此12位数的数字除以参加本次活动的总人数(每个符合稿件要求的投稿者获得一个序号),得到的余数即为本次活动的最终获奖号码。
上证指数:2,205.50
深证成指:8,847.67
计算方法:2205.50*8847.67*10000=195135361850
活动总人数:15人
对195135361850用15取模,也就是取得余数
195135361850/15=13009024123.3
然后拿13009024123.3的整数部分乘以15
13009024123*15=195135361845
然后拿195135361850-195135361845=5
所以,中奖号码是5!
以下是今天(2013年5月3日的股票收盘数据截图),绝对是随机产生,绝对公平。
纪念奖的产生由 新浪微博的 @汉朝一品官 来决定。
请联系 woshiqingnian@zuola.com 讨论奖品收货地址。没有个人所得税哦。

2013年5月1日星期三

万俟尘:缸植 (第17号稿件)

编者的话:
你能阐述一下你的文章是否符合征文要求吗?话题是否为公共话题?

作者的话:
文章主要通过所居住的环境来阐述象牙塔里研究生的生活状态,通过较为隐晦的比喻来表述自己对这个群体的担忧。我知道相对其它投稿他可能有点另类,但我不喜欢中学里所学的议论文的口吻,它们直白简单适合表述评论但不适合书写观察与思考。


梧雨频哭,绣绒织雾。风凉欲染,夜寞如涂。

是很多年没有看见种在鱼缸里的花了。昨天的雷雨已了无踪迹,走廊尽头的鱼缸倒满满盛着阳光。昨天黄昏时分远远瞥到一眼,隐约看见烂泥里有枯瓣的形状,但也辨不出是什么花。
这栋楼里住着一罐沙丁鱼,大部分约是盲聋哑的——当然只是夸张,事实并没有那么糟糕,不过是一群为毕业而发愁的博士生罢了。每天早上鱼贯而出,深夜疏疏归来。除却楼下的黄色喵咪偶尔兴起,极少能在这栋楼里见到笑容,而那小家伙大部分时间也只会对着你蠢萌地哈欠。
因为室友暂时住出去了,除了偶尔见到楼管或喵咪时候寒暄两句,我也没有人能够说话。走廊的灯永远在打盹,所有人都静悄悄关在自己的屋子里,从外面也感觉不到是死是活。有很多个晚上,我也觉得自己快要盲聋哑了。
某天深夜如厕,没拿钥匙手机手却顺手把门带上了,光着身子站在门外哆嗦了十几分钟,才下决心去敲隔壁的门。从隔壁窗户艰难地爬进自己房间后,我才意识到,住了快一年,哪怕是加上刚才的照面,我也没能记清隔壁的两张面孔。

我住在二楼背阳的一间宿舍,窗外就是百景园,那里曾被认为是学校里最好的食堂,虽然鱼鳞也刮不干净。因为人总在实验室,去百景的次数不多。不过像这样的假期就不一样了,我会慢悠悠等到自己没有胃口时去那里填满肚子。
放假时人总是很少,乱糟糟的情绪也填不满校园里的空荡。昨天狂风暴雨,窗外绽出只只点点的伞,每一朵都像是飘摇的船。等了很久雨也不见小,便只能撑着伞去吃饭。偌大的食堂静悄悄的,放眼望去尽是单只出入的短裤拖鞋眼镜男,饭桌间只有微弱的呼吸声,好像电视里的新闻联播有多精彩的样子。我不喜欢这种默契,想着说话应该不要罚款吧,便故意清了清嗓子;意识到这举动引来了不少目光,便也躲在饭盆里不衔一语。
每天晚上七点半,百景楼下都会涌出一波中年妇女,有人带来了老式录音机,舞曲声钻进罐头的每一扇窗户。我被迫熟识每一首神曲,它们让我在每天的这一个小时内六神无主烦躁不已。她们的舞姿像笑容般刺眼,她们出现的时间固定、播放的神曲固定、日复一日不知疲倦。我不知道这时候沙丁鱼们有没有默契,至少我是很讨厌的,但这大概不是因为嫉妒吧。

我总觉得这栋楼和楼里的人们有什么不对劲,这就如我看到那缸植物时的感觉。在最好的年纪里,就算原本的鲜活被稀释了,也不该收敛成一株植物。在象牙塔里活了快二十年,如今的生活再枯燥压力再大,意气风发也不是错。
我想不出是什么把一切变成了这样,也想不出做什么来做点改变。即便如此,我还是会带上刺眼的笑容,如果在这样的罐头里保持鲜活算作异类,宁愿承受所有异样的眼光。

愿夜影翕张,玉鳞蹿跃,如梦满绽。

原文链接: http://liuhk388.wordpress.com/2013/05/01/%E7%BC%B8%E6%A4%8D/


noovel:现在的我(第16号稿件)


 我是学计算机的没那么多人文气息,除了对业界资讯关心之外,其他的新闻就是twitter上翻翻的程度。所以我就写点自己和周围的人吧。

一 . 先从自己开始

       我是个纠结的人,做事总比别人慢半拍,无论什么事情都想着,这是不是应该再推迟一下推敲一下,然后再做下去。但不等人的是时间,每每在这么想的时候,时光就从指尖溜走,成为什么都不是的宇宙尘埃,而我依然没有什么作为。现在我想,自己应该是害怕着时间向前走,所以要自己拖着自己的脚步不要让自己向前走,好像这样做就可以让沙漏倒转。不能回到过去,至少能阻止成长吧。好多东西不舍得扔掉,寝室的物品越来越不好打理,也是该心理的体现。

       这种让人看着难受的湿淋淋的性格的唯一好处就是,一点点让人欢喜的事情我就能开心好久,反复的想着,脑袋里面不断转着彼时彼刻,买彩票中五块钱都能和人说好几个月。反之很容易想到的坏处就是,别人对自己的一点点敌意就能让自己阴沉很长时间,不分时间地点的阴沉。如果那个时候我照照镜子的话一定会吓坏的,毕竟那一副想要别人给自己正面感情的可怜相任谁都看不下去...

       微妙,真的很微妙。

  二. 家人

       对于我来说身边最重要的人就是家人。父母文化程度不高,不是人们眼中的精英分子,但他们朴实又善良,让我有一个良好的性格,很感谢他们。

       说点小事。小时候父亲去外地收蔬菜,母亲就在家里卖这些收购来拉过来的蔬菜。每天她上班回来很辛苦,还要带我写作业,陪我玩,哄我睡觉。我去睡觉了她还要帮我收拾第二天的课本,检查作业,然后整理家务,十一点才能开始每天三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第二天凌晨又要起床去菜库卖菜。这才是真正的起早贪黑,披星带月。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些事情的,小时候家里都从来不告诉我这些事情。父亲在农村收菜受了不少苦,就是为了挣点辛苦钱。最后这笔买卖因为一些原因没怎么赚到钱,不过家里的生计勉强维持了下来。我的学费也是有了的。

       我眼睛没湿,只是有点风沙跑进来罢了。上海最近天气有点奇怪呢...

 三. 朋友

       好友w,富二代。和我高中同班同寝室,教室里面的前后桌,大学同班寝室相邻,现在也总一起出去散步。好友学识渊博,平时和人聊天我都是以技术为主,因为没什么可说的,也只好说点让自己能开心的东西,然而好友不是,他可说的太多了,经史子集,军事地理政治文学,什么都能说的出来。昨日我们一起跑出学校吃东西庆祝五一,他还在和我说孔庙的规格,四佩十二哲,哈尔滨文庙的历史,然后又说道当今国人对城市化的理解的误区,接着又感叹一番老百姓不好混。我不禁笑道你不是富二代吗我才该愁这事。朋友笑笑也没说什么。

      w总是这样,谦和礼让,不觉得金钱会让自己和别人之间的距离增大,但平时也不太注意喜欢大手大脚的撒钱。我不讨厌他,因为从学术角度来说,他对专业的理解是很到位的,数学功底也很强,我很佩服,课业外的知识更不用说了。不讨厌什么的,其实应该说应该说我喜欢这种人。

       如果每一个富有的人都能像w这样就好了,如果每一个富有的人都能像我的朋友w这样就好了。

四 .老师

       父母总说,好好学习改变命运,我只有诺诺的点头才行,其实没听进去这番话。高三的时候,班任老师对我的邋遢看不下眼了,和我说,你做学习委员吧。我眼睛瞪得好大好大,刚想反驳就被老师瞪了回来,说,现在先去给大家抄课表。秋初,秋老虎还没被冬天的淫威吓得缩回大地,所以我浑身的汗水应该不会太明显,太好了。诶,学习委员啊...

       比起父母的说教,成为学委这件事情对我激励很大,高二末尾的时候大概能考到600分的我,高考的时候考到了清华分数线以上。班任早就想到这点了吧,大概。可惜国内的毕业季不是春天,不然真想跑到南方捧一大捧樱花送给老师,把我自己最喜欢的东西送给老师当作谢礼。

       后来慢慢发现,学习这种事情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而且现在也找到了学习的目的,就是让自己心情平静,并且保住在业界的饭碗。说到底,还是要感谢我的高中班任老师,人生第一次把全部的信任交给了一位老师,也是人生第一次获得如此巨大的进步。

       老师,谢谢您。

  五. 现在的我

       现在的我,被大家当作好好先生,性格温厚,不喜欢红脸。本科即将毕业,马上要去杭州继续学业,为了以后有一份薪水更高的工作。自己有喜欢的人,但是从来不敢说出来。就这样默默等待着恋情的枯萎。

       我喜欢现在的自己,对现状也很满意,没什么更多的奢求。如果说必须有一个什么样的愿望的话,我希望自己能更有勇气一些,对父母说感谢他们,对朋友和老师说感谢他们,如果能再有剩余的勇气的话,我希望对她说我喜欢她。

       不是作为一个少年,而是作为一个青年,现在要稳住自己的脚步,一点点向前走去,不再被犹豫的性格束缚。毕竟湿淋淋的性格还是太过分了一点,对于一个应该充满朝气的青年来说。

       真想就一直停留在这样的充满干劲的年华里,一直做着青春的梦。你看,我又恢复了这样让人讨厌的性格了是吧,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