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9日星期日

中国梦·纪念六四三十周年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某位著名的胖爷爷说过:”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青年在想什么?青年在关心什么?青年人成长对社会的未来意义重大,必然成为将来社会的中流砥柱。青年人就是朝气蓬勃,青年人就是意气风发,青年人就是踌躇满志,青年人就应该致力于改变世界。作为15到45岁的青年人,你是否有着一颗骄傲而不甘平庸的心,是否愿意分享你自由思考的成果?是否愿意分享你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一、征文目的:

  本次征文大赛称“六四三十周年征文大赛”,面向任意肤色、性别、国籍的15周岁到45周岁的青年征文,要求题材跟时代与社会相关,体裁不限,观点不限。此次征文活动鼓励青年积极公开表达,也可以写自己生活态度,也可以批判或展望中国的社会,可以谈谈你对六四事情的认知过程,也可以谈谈你的“中国梦”,跟这世界谈谈你的想法。

二、征文时限:

  时间:征文活动从2019年5月20日开始,2019年8月8日截稿, 2019年9月9日公开颁奖和寄送奖品。

  形式:征文要求用中文写作,征文字数以5000字以内为宜,须为本人近期原创,不得代笔,且尚未在其他出版物上(包括网站和纸媒)发表。来稿必须配发图片一至三张(作者近照一张或与稿件内容相关的图片)投稿文章可署真名亦可使用笔名。为鼓励创作和传播,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使用创作共享协议中的《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中国大陆》的非独享授权。

三、投稿方式:

本活动鼓励青年积极公开表达,除匿名组稿件外,来稿请先发到自己的BLOG或个人网站上,墙内墙外均可。同时以电子邮件形式将正文和链接发送到编辑部审核后收录到网站 woshiqingnian.com 上,然后由大众评委直接留言进行评分。

投稿邮箱:  woshiqingnian@zuola.com 

投稿须知:

2013年5月3日星期五

我是青年征文大赛 一等奖今天产生


我是青年征文大赛 一等奖今天按以下规则产生:
一等奖的选出方法:
  • 2013年5月3日收盘时的上证指数 × 收盘时的深证成指 × 10000 = 12位数。(指数以证交所公布数字为准);
  • 将此12位数的数字除以参加本次活动的总人数(每个符合稿件要求的投稿者获得一个序号),得到的余数即为本次活动的最终获奖号码。
上证指数:2,205.50
深证成指:8,847.67
计算方法:2205.50*8847.67*10000=195135361850
活动总人数:15人
对195135361850用15取模,也就是取得余数
195135361850/15=13009024123.3
然后拿13009024123.3的整数部分乘以15
13009024123*15=195135361845
然后拿195135361850-195135361845=5
所以,中奖号码是5!
以下是今天(2013年5月3日的股票收盘数据截图),绝对是随机产生,绝对公平。
纪念奖的产生由 新浪微博的 @汉朝一品官 来决定。
请联系 woshiqingnian@zuola.com 讨论奖品收货地址。没有个人所得税哦。








2013年5月1日星期三

万俟尘:缸植 (第17号稿件)

编者的话:
你能阐述一下你的文章是否符合征文要求吗?话题是否为公共话题?

作者的话:
文章主要通过所居住的环境来阐述象牙塔里研究生的生活状态,通过较为隐晦的比喻来表述自己对这个群体的担忧。我知道相对其它投稿他可能有点另类,但我不喜欢中学里所学的议论文的口吻,它们直白简单适合表述评论但不适合书写观察与思考。


梧雨频哭,绣绒织雾。风凉欲染,夜寞如涂。

是很多年没有看见种在鱼缸里的花了。昨天的雷雨已了无踪迹,走廊尽头的鱼缸倒满满盛着阳光。昨天黄昏时分远远瞥到一眼,隐约看见烂泥里有枯瓣的形状,但也辨不出是什么花。
这栋楼里住着一罐沙丁鱼,大部分约是盲聋哑的——当然只是夸张,事实并没有那么糟糕,不过是一群为毕业而发愁的博士生罢了。每天早上鱼贯而出,深夜疏疏归来。除却楼下的黄色喵咪偶尔兴起,极少能在这栋楼里见到笑容,而那小家伙大部分时间也只会对着你蠢萌地哈欠。
因为室友暂时住出去了,除了偶尔见到楼管或喵咪时候寒暄两句,我也没有人能够说话。走廊的灯永远在打盹,所有人都静悄悄关在自己的屋子里,从外面也感觉不到是死是活。有很多个晚上,我也觉得自己快要盲聋哑了。
某天深夜如厕,没拿钥匙手机手却顺手把门带上了,光着身子站在门外哆嗦了十几分钟,才下决心去敲隔壁的门。从隔壁窗户艰难地爬进自己房间后,我才意识到,住了快一年,哪怕是加上刚才的照面,我也没能记清隔壁的两张面孔。

我住在二楼背阳的一间宿舍,窗外就是百景园,那里曾被认为是学校里最好的食堂,虽然鱼鳞也刮不干净。因为人总在实验室,去百景的次数不多。不过像这样的假期就不一样了,我会慢悠悠等到自己没有胃口时去那里填满肚子。
放假时人总是很少,乱糟糟的情绪也填不满校园里的空荡。昨天狂风暴雨,窗外绽出只只点点的伞,每一朵都像是飘摇的船。等了很久雨也不见小,便只能撑着伞去吃饭。偌大的食堂静悄悄的,放眼望去尽是单只出入的短裤拖鞋眼镜男,饭桌间只有微弱的呼吸声,好像电视里的新闻联播有多精彩的样子。我不喜欢这种默契,想着说话应该不要罚款吧,便故意清了清嗓子;意识到这举动引来了不少目光,便也躲在饭盆里不衔一语。
每天晚上七点半,百景楼下都会涌出一波中年妇女,有人带来了老式录音机,舞曲声钻进罐头的每一扇窗户。我被迫熟识每一首神曲,它们让我在每天的这一个小时内六神无主烦躁不已。她们的舞姿像笑容般刺眼,她们出现的时间固定、播放的神曲固定、日复一日不知疲倦。我不知道这时候沙丁鱼们有没有默契,至少我是很讨厌的,但这大概不是因为嫉妒吧。

我总觉得这栋楼和楼里的人们有什么不对劲,这就如我看到那缸植物时的感觉。在最好的年纪里,就算原本的鲜活被稀释了,也不该收敛成一株植物。在象牙塔里活了快二十年,如今的生活再枯燥压力再大,意气风发也不是错。
我想不出是什么把一切变成了这样,也想不出做什么来做点改变。即便如此,我还是会带上刺眼的笑容,如果在这样的罐头里保持鲜活算作异类,宁愿承受所有异样的眼光。

愿夜影翕张,玉鳞蹿跃,如梦满绽。

原文链接: http://liuhk388.wordpress.com/2013/05/01/%E7%BC%B8%E6%A4%8D/


noovel:现在的我(第16号稿件)


 我是学计算机的没那么多人文气息,除了对业界资讯关心之外,其他的新闻就是twitter上翻翻的程度。所以我就写点自己和周围的人吧。

一 . 先从自己开始

       我是个纠结的人,做事总比别人慢半拍,无论什么事情都想着,这是不是应该再推迟一下推敲一下,然后再做下去。但不等人的是时间,每每在这么想的时候,时光就从指尖溜走,成为什么都不是的宇宙尘埃,而我依然没有什么作为。现在我想,自己应该是害怕着时间向前走,所以要自己拖着自己的脚步不要让自己向前走,好像这样做就可以让沙漏倒转。不能回到过去,至少能阻止成长吧。好多东西不舍得扔掉,寝室的物品越来越不好打理,也是该心理的体现。

       这种让人看着难受的湿淋淋的性格的唯一好处就是,一点点让人欢喜的事情我就能开心好久,反复的想着,脑袋里面不断转着彼时彼刻,买彩票中五块钱都能和人说好几个月。反之很容易想到的坏处就是,别人对自己的一点点敌意就能让自己阴沉很长时间,不分时间地点的阴沉。如果那个时候我照照镜子的话一定会吓坏的,毕竟那一副想要别人给自己正面感情的可怜相任谁都看不下去...

       微妙,真的很微妙。

  二. 家人

       对于我来说身边最重要的人就是家人。父母文化程度不高,不是人们眼中的精英分子,但他们朴实又善良,让我有一个良好的性格,很感谢他们。

       说点小事。小时候父亲去外地收蔬菜,母亲就在家里卖这些收购来拉过来的蔬菜。每天她上班回来很辛苦,还要带我写作业,陪我玩,哄我睡觉。我去睡觉了她还要帮我收拾第二天的课本,检查作业,然后整理家务,十一点才能开始每天三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第二天凌晨又要起床去菜库卖菜。这才是真正的起早贪黑,披星带月。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些事情的,小时候家里都从来不告诉我这些事情。父亲在农村收菜受了不少苦,就是为了挣点辛苦钱。最后这笔买卖因为一些原因没怎么赚到钱,不过家里的生计勉强维持了下来。我的学费也是有了的。

       我眼睛没湿,只是有点风沙跑进来罢了。上海最近天气有点奇怪呢...

 三. 朋友

       好友w,富二代。和我高中同班同寝室,教室里面的前后桌,大学同班寝室相邻,现在也总一起出去散步。好友学识渊博,平时和人聊天我都是以技术为主,因为没什么可说的,也只好说点让自己能开心的东西,然而好友不是,他可说的太多了,经史子集,军事地理政治文学,什么都能说的出来。昨日我们一起跑出学校吃东西庆祝五一,他还在和我说孔庙的规格,四佩十二哲,哈尔滨文庙的历史,然后又说道当今国人对城市化的理解的误区,接着又感叹一番老百姓不好混。我不禁笑道你不是富二代吗我才该愁这事。朋友笑笑也没说什么。

      w总是这样,谦和礼让,不觉得金钱会让自己和别人之间的距离增大,但平时也不太注意喜欢大手大脚的撒钱。我不讨厌他,因为从学术角度来说,他对专业的理解是很到位的,数学功底也很强,我很佩服,课业外的知识更不用说了。不讨厌什么的,其实应该说应该说我喜欢这种人。

       如果每一个富有的人都能像w这样就好了,如果每一个富有的人都能像我的朋友w这样就好了。

四 .老师

       父母总说,好好学习改变命运,我只有诺诺的点头才行,其实没听进去这番话。高三的时候,班任老师对我的邋遢看不下眼了,和我说,你做学习委员吧。我眼睛瞪得好大好大,刚想反驳就被老师瞪了回来,说,现在先去给大家抄课表。秋初,秋老虎还没被冬天的淫威吓得缩回大地,所以我浑身的汗水应该不会太明显,太好了。诶,学习委员啊...

       比起父母的说教,成为学委这件事情对我激励很大,高二末尾的时候大概能考到600分的我,高考的时候考到了清华分数线以上。班任早就想到这点了吧,大概。可惜国内的毕业季不是春天,不然真想跑到南方捧一大捧樱花送给老师,把我自己最喜欢的东西送给老师当作谢礼。

       后来慢慢发现,学习这种事情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而且现在也找到了学习的目的,就是让自己心情平静,并且保住在业界的饭碗。说到底,还是要感谢我的高中班任老师,人生第一次把全部的信任交给了一位老师,也是人生第一次获得如此巨大的进步。

       老师,谢谢您。

  五. 现在的我

       现在的我,被大家当作好好先生,性格温厚,不喜欢红脸。本科即将毕业,马上要去杭州继续学业,为了以后有一份薪水更高的工作。自己有喜欢的人,但是从来不敢说出来。就这样默默等待着恋情的枯萎。

       我喜欢现在的自己,对现状也很满意,没什么更多的奢求。如果说必须有一个什么样的愿望的话,我希望自己能更有勇气一些,对父母说感谢他们,对朋友和老师说感谢他们,如果能再有剩余的勇气的话,我希望对她说我喜欢她。

       不是作为一个少年,而是作为一个青年,现在要稳住自己的脚步,一点点向前走去,不再被犹豫的性格束缚。毕竟湿淋淋的性格还是太过分了一点,对于一个应该充满朝气的青年来说。

       真想就一直停留在这样的充满干劲的年华里,一直做着青春的梦。你看,我又恢复了这样让人讨厌的性格了是吧,呵呵。


miluo:民族性格与革命 --------由《旧制度与大革命》说开去(第15号稿件)


 我一直对法国大革命这段历史着迷不已。每次回望,似乎总能见出些什么,一些零散而激动人心的思绪萦绕在心间。我想动笔写下来,却又总是不能够——直到我遇见了托克维尔。

    和这本书相遇,可以说是一种缘分。《旧制度与大革命》中所述,丝丝缕缕与我心里的萌动相呼应,并且引着我不断走向更深处,去触摸更深刻的本质。

    1789年,法国大革命,这是一个重大的历史变革,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评价,它都是具有广泛而深刻的影响的。法国人托克维尔作文一名历史学家、社会学家,他的观点更超然于他的时代、更具有现实意义。看着他的文字,体会着书中的观念,我似乎回到了那个时代,而又似乎同时关照着我们现在的这个时代。这种关照多么微妙,多么令人警醒!

    我同意托克维尔的观点:大革命是从旧制度中产生的,因而它并不是法国历史的断层。的确如此,大革命是旧制度历史使命完成的标志,正是旧制度的种种才催生代表社会转型短时间爆发的革命,正如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中所详尽描述的那样。他一针见血地指出贵族与教士阶层的没落、王权的急剧扩张、资产阶级的壮大以及农民所受到的沉重劳役这些社会状况。整个特权阶层的存在造成了社会的隔离,正因此革命才来得如此迅猛与暴力——我之所以欣赏托克维尔,原因就在于他的论述详细客观,他本人主张抛开前人的观点,直接面对史料去做研究。

    他的描述一方面让我深为赞同,一方面又催生了我自己的思考。书中珍贵而难得历史描述为我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大革命提供了平台,有关民族性格的问题,对我总是充满诱惑:民族性格与民主化进程之间究竟呈现怎样的关系呢?

    如果说旧制度孕育了大革命,那么漫长的历史同时也孕育了法兰西民族的民族性格,其中某些原始的部分甚至比旧制度存在的时间还长。而法国民族性格在旧制度的时代里迅速地成长,法国大革命较之其他资产阶级革命的特别之处也可以从法兰西民族性格中找到部分答案,而在26年的大革命历程中,法国民族性格也如一个成长的少年,从叛逆到成熟,再到稳重直至以此为傲。可见民族性格与民主化进程之间有着不可忽视的联系。

    法兰西民族性格来源于什么呢?我想它应该起源于法国气候和自然环境,起源于其祖先高卢人与罗马人多年战争。在民族国家形成和文艺复兴之后,法国民族性格初具雏形。

   让我试着分析这种性格。法国民族性格中很早就有了追求平等与自由的意识。基于托克维尔的论述,我认为,在很大程度上,法国大革命的初始是非特权阶级与资产阶级在表达自身对于平等的渴望。旧制度下的法国,失去政治权力的贵族阶层得到了免于缴纳军役税的特权,而本身又产生极少的社会价值。一些发迹的资产阶级也通过向国家购买官爵的方式得到了这种特权。那么整个国家的税收负担落在了第三等级与农民肩上。与此时的中国不同,法国的中央集权显得不是那么的全面与专制(较之中世纪而言,一切封建义务在法国基本已经消失),而人民也渐渐了解了自身价值与权利。

   “制度的桎梏实际上不太重的地方,它反而显得最无法忍受。”正完全是因为对平等与自由的追求在人民意识中的觉醒。所以要求民主的呼声就是这一个时代的呼唤,托克维尔对“民主”定义是宽容的,既有社会意义上的又有政治权利上的。而民众对于民主的渴求也是多方面的,平等是其源动力。而平等与专制并不是相对立的,在专制的情况下,平等也是存在的(古代中国君主专制下的平民也是觉得平等的)。而更深远来自于法兰西民族性格中追求自由的天性,这一种天性的在法兰西民族性格中表现的那么强烈。真是由于启蒙运动在法国的开展,“天赋人权”、“人人生而自由”口号深深地喊出了自由之乡人民的心中。虽然托克维尔指出,革命率先实现了平等,尔后是自由。这样一种民族性格在法国民主化过程中的起到了深刻的影响。

    启蒙运动不仅仅将民众对于自由与平等的追求激发出来,而是使得法国人更加注重理论与原则。托克维尔认为这是由于文人脱离政治生活,或者说旧制度对于行政权力的专有导致了文人在实际之外探讨政治。又由于这个民族具有很高的文学天分。“他们都认为,应该用简单而基本的、从理性与自然法中汲取的法则来取代统治当代社会的复杂的传统习惯。”于是,一切受到日常立法妨碍的人在文人们的激情四溢的演说下,在接受了启蒙思想的同时必然也接受这样一种逻辑思维,渐渐就演化为了法兰西民族区别于其他民族的民族性格。

    与英国的经验主义不同,法国人注重理论的原则,使得他们并不是完全按照自身对于民主生活的需求去进行民主化的改革,所以较之于英国革命,法国大革命更为彻底,原因或许就在于法国人民在民主化进程中除了实现自身权益外更多的是为了贯彻启蒙思想家政治理想的一种激情。出于理论,归于理论。托克维尔认为美国独立对于大革命的影响并不比法国国内的思想浪潮更大,我认为或许当时的法国革命者更多的是将其作为理论确实可行的一个良好标志,这就是使得大革命对于表面上的法国来说是如何的天翻地覆。因为革命者们相信理论!

    在民主化的过程中,法兰西的民族性格的确使大革命与先前英美的资产阶级革命有所不同,并且成为了“欧洲革命”。但大多的荣耀都属于雅各宾派专政之前的温和时期。

    如前所论,法国民族性格中的追求自由和平等的意识、注重理论和原则的特点都与大革命的催生、成长、壮大血肉相连。而之后大革命出现的反革命倾向以及法国政局长期的动荡不安,也与其民族性格不无关系。

    笛卡尔主义或者称为唯理主义在大革命以及之后很长的一段时期里都左右着法兰西民族精神,这种激情在追求理性的过程中逐渐就演化成了一面阶级斗争的旗帜,出现了反民主的现象。一味的相信理论的正确,致使无视实际,以纲为纲。而唯理主义由于其巨大的承诺诱惑从而拥有极大的煽动性,使个人失去多人性的判断,一味寻求社会的最终法则,对于相反的意见则采取暴力清洗的手段来从肉体上消灭不同的政治意见。追求民主却走向了暴政。

    托克维尔继承了柏拉图的思想,认为民主可能会产生“多数的暴政”。这也是为什么托克维尔的学术观点既反对保守主义的复辟理念,又不同意激进的启蒙主义。因为他既看到了民主化是历史的必然,又预见了理性主义会带来的弊端。可以说他是第一个正确又独到地看待启蒙运动的人。而这种民族性格中的唯理主义只是人们无法接受部分的改良,因为逻辑演绎是唯理主义的思想方式。以此完全推翻是唯一的方式。而暴力又是其极端化的结果。可见民族性格对革命也有反作用。

   除此,民族性格中传统因素的流失,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该民族在民主之路上的走向。基于 反对一切“非真理”的唯理主义,宗教的地位也随着旧制度的覆灭而一落千丈。托克维尔观察到了非宗教倾向的蔓延。我们知道,基督教西欧文化中一直扮演者重要的角色,欧洲人之所以在上古时代恶劣的自然条件和中世纪的封建压迫下能够生存发展,基督徒精神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虽然教会后来一直扮演者封建统治帮凶的角色,但基督教义中良性的部分却极大推进了西欧经济与文化的发展。但是大革命中对于教会的打击,事实上很大程度上削弱了基督教对于人们的道德约束,资产阶级从原来的勤劳致富逐渐出现堕落享乐的现象。而民族精神中这样一种重要的道德约束力的缺失,是对民族未来的发展是十分不利的。没有了信仰是很可怕的,托克维尔称革命者近乎疯狂地勇敢和目空一切正是源于此。大革命确立了法兰西民族精神中的理性,也剥离了基督徒精神。

   这本书带着我思考,之前在我心里横冲直撞却不能理清头绪的事件和观点一一明朗起来。我们可以看到,在革命这样一个民主化的进程当中,民族性格起着怎样的作用,民族性格作用的社会心理决定了人民的选择,正确高尚的民族性格对于民主社会的建设来说是多么重要。

   我也常常自问,为什么法国大革命、法国民族性格、法国民主进程这些离我其实很遥远的概念会一遍遍回旋在脑海里?为什么托克维尔这个不相干的法国人会一次次让我感到有问题要想、有话要说?也许,对于根植在我血脉中的中国民族性格在召唤着我思考这些?不得不承认,我们的民族性格中奴性根深蒂固,同时我们整体的公民意识还不够强,所以造成我们的民主建设跟不上我们经济发展和人民的政治需求。而在我国民族民主主义革命的过程中,我们民族性格当中儒家思想的道德约束力也失去了应有的地位,那么这就使得很多混乱的现象在中国出现:腐败现象特别严重、食品行业的乱象、企业失去诚意……

    中国的社会政治体系的成熟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而诉求的难以实现,会让民众对于社会中不公正的现象进行放大解析,从而使得社会矛盾在压抑中更为尖锐。此时,重塑我们的民族性格,一方面可以有效减少不良的社会风气,培养群体正义感和一个敢于实施正义的社会氛围,解决一些社会问题。另一方面可以加快我国民主化的进程,接受历史的教训,少走弯路。将我国人民培养成具有民主和法制意识的优秀公民,这不仅需要我们呼唤古老的孔孟之道,也需要我们学习西方,把对民主生活的追求变为我们的民族性格,替代千年帝制带来的奴性与对群体利益的漠不关心。

       民主是为了自由而追求平等。托克维尔如是说。

因为深爱,所以深忧,我读托克斯尔,思绪万千。

到底咋玩:青年(第14号稿件)



  当我看到佐拉征文比赛的信息的时候距离截稿还剩下不到5个小时,作为89年出生的我应该还是可以算作青年吧。

  说到“青年”这个词汇,我爹妈那个年纪能联想到的词汇应该就是民主、自由、。到了我这个时代能联想到的词汇就是dota、约炮、偶像剧了吧。不过我觉得这个并不值得批判或责难,时代变化了这应该是个不争的事实,毕竟对于当下的大多数高中生大学生而言,他们都还是相对幸福的一代人。

  作为一个玩推特的青年,我既没有参加过上街散步,也没有参加过募捐帮助,甚至我也很少转发民主自由派的观点,自然也没有被请去喝茶或者被失踪。虽然说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沉默的大多数,但是在我大学期间我还是很愿意和室友分享自由派的观点,但是室友们都用很冷漠的眼神看着我,从那之后我就几乎不在朋友里聊这个话题了……他们说了一句就让我无话可说“关心这些有什么用呢”,是啊,对于当下的青年而言关心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不能自由的表达诉求,又无助于改变现状,何必非这个力气呢。我曾经试图用笑蜀老师的那句“围观改变中国”回应他们,但是想想即便是围观过后依旧是污染满地、腐败横行……最近两年的那句“吃着地沟油的命,操着中南海的心”更是彻彻底底的让我无言以对。大学的四年就在这样匆匆流过,身边的同学依旧是过着自己的日子,每每他们跑过来向我要翻墙工具的时候,我就知道草榴的发布器又失灵了,而我依旧是每天上推特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心情与故事。2011年开始新浪微博渐渐做强做大了,现实中的朋友也加入其中,为了活得更现实一些我也不得不加入这个行列。打开新浪微博的时间线,当代青年的生活自然一览无遗,完完全全被心灵鸡巴汤、转发抽奖、小吃店大巡礼、大V之间的对骂所占据,我仅仅想看看大家的生活轶事罢了,可惜上面只有僵尸和转发僵尸……

  作为一个普通的青年,我觉得我没有能力改变身边的一切,我也只能和大多数人一样忙着考证找工作结婚生子,仅此而已。对我来说唯一有些不同的是,通过一个机会我到了国外读书,深深的感受到先进国家的制度之完善,希望自己能留在这边,为此我现在也算是努力学习吧。对我而言,最大的梦想就是活得不这么累吧。

简至:你是我的眼,转烛生死间(第13号稿件)




编者的话:
我弄不准你这篇文章是否符合征文要求,你能阐述一下这篇文章是否符合本次征文要求吗?
作者的话:
《你是我的眼,转烛生死间》所言之物:
面对死生大事,个人应存的生活态度。死与生,是一个宏大的公共话题同时又是个人的深刻体认。至于有理有据,关涉行文的逻辑性,小文在死生的主命题下衍生了“虚空”与人生和“无为”与“有为”的生活形态这两个小话题,诉诸于文字是一种内在的质疑与论争、推翻与重建。当然,这篇文章并非论说文,要论点论证论据的诸要素支撑,在阐述命题下的两个小话题时,都存在一个前提假设。且在段落开篇就将前提假设的某种哲理认知提了出来。而后再作个人的分析和理解。
下面是全文:
四月的天空裂帛,春雨不绝。时常忘却、时常冥想、时常惊起,惶惶疾走,追问本心。世界仍旧吵吵嚷嚷,去哪里寻觅木心的素履之往、鱼丽之宴.只是想到,也许所有贴近死亡脉搏的生命才能从容有度,翩然不惊。
“无为”是一种“为”,而不是一种“无”,畏惧“碌碌无为”,是因为虚空吧.然而只恐空的永不是时间,而是欲念的壑……
虚空之为虚空,就在于“生”是必死的,“死”是无所谓死的。
既然死亡是生的必然结果,死的自然状态,那一切以“生”的面目示人岂不是既虚且空的?
如是这般,或可知:生,不是一种必然的形式,而是实然的状态。
时常听人感慨“时也,命也”,我想这是一种与现实达成妥协的一种“无为”,的确也是一种“为”.或者说这是从本体扩张式的外延、拓展走向了内向的维稳、制衡,而终极目标是:存身。
追求名利、财富,除去附着其上的社会价值外,世人皆知那是免去被死亡恫吓锥心连命的通天塔,很多人毕其一生心力也只是在实践摆脱被穷困潦倒奴役的“出埃及记”。
存身的资本,是死亡的一条高压线。有的人出身便是“二世祖”,悠游于世,有的人却怎么样也跳脱不出底层的命运。大抵不能归咎于命运,实在是制度设计太瘪三,给不出角色转换的资本。虽说社会有很多人“愤愤不平”,可多数之众是不愿也不会踏上“慨而慷、改而革”的风险投资中。显然血酬成本太高,早已溢出了存身成本。试问,我们只有一季的煤炭,谁愿意将储备过冬的煤在料峭春寒中消耗殆尽呢?
也只有这一世的时光,总要细水长流、立足长远。太过激烈的震荡,终究是强极则驽……
仍感触于《风雨哈佛路》影片中的丽丝,不是因为她励志求学的精神,而是困于“无为”的境况中选择的“为”,重新为自己的生存环境做注脚。
要求自内而外透明般的呈现一种生存纪实任是谁也自觉为难,更遑论在两种不同的人生状态之间作抉择。想来最大的磨折是源于不确定的选择。若在门外无法看清长短虚实,当身后的门砰然关上是,夹身其间的喜怒哀乐也便成了生活的佐料,知命或者不知,全在一心。
一步一级台阶,一岁一圈年轮。寄生父母者,清谈死与生这大如圆轮的母题,请原宥我的粗浅与稚拙,或者生与死从来就是本该如此的个体状态,无所谓其他。
我们都已踏上了实现自我生命状态的旅途上,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单刀赴会,猎猎生风。
然后,碧落黄泉,终知:所有面向死亡的修行都是为了更好地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