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7日星期六

景慎言行:成为“青年” (第5号稿件)


说到“青年”,在我的脑海里有两种不同的划分,一种是生理意义上的,也就是征文所要求的“18到25岁”;另一种,则是具备青年精神的、有理想、有抱负、有知识、有想象力、有判断力、有血气的一类人,在我看,这样的人,就算是70后、60后甚至50后都依然算得上是“青年”。但可惜的是,在你我所生活的世界里,太多人有过“年轻”时期,却未必有过“青年”时期,他们往往在用四五十岁人的人生经验,过着二十岁的人的日子。这是一种可怕而又可悲的生活状态,而我在思考的,就是要怎样才远离这种庸常状态,成为理想中的“青年”。

智性培养

随着年纪的增长,每晚的睡前反省渐渐成了我最大的习惯,在对个人观念不断的摧毁与重建的过程中,才感觉是有了点成长的样子。从虚伪浮夸走向诚实内敛,从自负极端走向客观理性,从盲目游离走向自我确证……说起来好像很轻松,却是一个相当漫长的亚当和夏娃因为有了自我意识被逐出了伊甸园,这种违背上帝旨意的自由意志成为了人类的原罪。然而对于青年而言,这种对人、对自我的主体性认知却是智慧的起点。一个人有对自我的全面认知、客观评价以及完整建构,才能为他的未来带来丰富的可能性,并且只有这样,这些可能性才会是自知的、可控的、能动的。王小波说,善良而低智的人是无辜的,但同时,低智、偏执、思想贫乏也是最大的邪恶。所以智性的培养是非常重要的,否则我们的立场、态度、观念等等将不是来自于独立思考,而是来自于一些未加辨别的公共意见,也难以让我们对外界环境做出理性的选择和反应,这于我们自己,于这个社会,显然都不是什么好事。

社会正义

几年前有次和室友聊天,聊到了某些制度的不合理,当时的我很激动,尽可能地表达着我的愤慨与不平,而室友却只是淡淡地望了我一眼,笑道,反正这事没落到我头上来,那就无所谓。从那之后,我才意识到也许这世界上投机分子是永远多于真正意义上的“青年”的,但同时也理解到,即便他们做出这样的选择,你也无权横加指责,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应该关注全体的正义与公平并为之作出牺牲,尊重个人选择,不把社会价值凌驾于个体价值之上,这也是对一个自由主义者最起码的要求。

苏格拉底认为,正义是人性中最为强大的冲动之一,它是一种德性,也是一种知识。作为一个青年,对正义的热爱与追求也应该是不可或缺的,但如何去做则显得更为重要。在信息过载的时代,年轻人只要有充足的好奇心,刷刷微博、翻翻墙,很容易就会从互联网上接触到不公平、发现一些阴暗面,而在对社会的怀疑和揣度之后,就剩下了一片喧嚣的漫骂。情绪化、非理性逐渐腐蚀着年轻人的正义感,而使得社会正义的实现更加遥不可及。社会的正义源自于个体的正义,如果每个人都能活得宽容、理性、成熟,担负起对这个社会基本责任,那么我们身处的社会也将自然而然地离正义更近一步,这是那种急功近利的正义感难以达到和维持的。

人生选择

在我的期望里,青年人选择的道路应该是自主的、多元的、有活力、有创造力的,然而多年来的社会主流却与这种期望相去甚远。就拿工作来举例吧,80年代的年轻人一窝蜂涌进了国企的大门,90年代又对外企好感无限,到了现在,大家都又恨不得挤掉千军万马去端上公务员的金饭碗,我们的选择一直在随着时代变化,但这些选择却多是被动的、随大流的,在做出选择之前,我们想得更多的可能是别人对我们所做决定的看法如何、最直接的物质回馈是否丰厚,而不是这种选择可能带给我们的经历和成长的价值。

这是一种被绑架了的人生,在中国的社会语境下它看起来也许像是理智分析的结果,却恰恰显示了青年人活力与血气的流失。如果我们对自己的专业、工作、爱好甚至性取向等等,都达不到充分的热爱和坚持,那么可能就更谈不上为这个社会贡献什么真正有创造价值的东西了。在理性思考的前提下,坚守我们最真实的意愿,即使也许会让我们在别人眼中看起来像个异教徒,却也能让我们更接近一个青年的本质。

最后,将一位老师的一句话与各位青年分享:你在坚守的时候别人会嘲笑你太过理想,面对病态的社会却被人告知这是真实,你依然要清楚如何明辨是非,依然要保持与生活的距离感。共勉!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bcce84e301018spg.html

作者:景慎言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