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9日星期一

赵你:软硬为何物(第6号稿件)


日志链接:http://www.douban.com/note/273936111/​ (审核中,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

软硬为何物

人不大,本以为装深沉的年龄已经过去,怎知成了顽固脚气,在你不想和最不想的时候冒出来。少年时期不喜交流,歌曲书籍电影都只会让我兴奋或压抑,很少觉得难过,那时便以为自己是心硬之人。汶川地震时,心确实被震了,哭过,可能是因为自大人傻,并没有感到十分的难过,只是可惜。高三那年发生了几件事,现在想来着实矫情,但是从那以后我变得容易感动,或者说,容易哭。最明显的是从两岁第一次看带字儿的书起,十多年,被一本书中一页三四百字感动得稀里哗啦,且是问过别人都感到无动于衷的地方。到后来奶奶去世,随忆随流泪。似乎是心软了。



失去是检验价值的最好方法。久违之后的相对无言,却未有暗暗波涛汹涌。她回国,我却发现面对她再也说不出什么话,也没有兴奋。伤心并非为此,而是为自己曾坚持了两年的感情在四年后被自己告知那其实不值一提。两周后她走了,几年来只有被疼痛弄的生理性流泪的我连续哭了二十几夜。随后便发现心变软了,一夜之间会读懂了一些以前不去读的东西,变得容易流泪是一项附赠的技能。照毕业照的那天,大家回到班里最后一次坐回属于自己的位子,先是寂默,几分钟后男生谈论起了游戏,女生也渐渐地叽喳起来。我坐在角落看窗外那棵曾多次出现在我相机里和手绘本上的杨树,墨绿的树叶上沾了不少灰尘,并不反光。班主任坐在前面,看着我们,一言不发。我不喜欢她,但一瞬间看到她并未与我相接触到的眼神,懂了。懂来的感受掉到了心上,被软绵绵的反弹了两下才落定。两载年华,既是我们的也是她的。隐隐的觉得她的伤感随着我们的相谈甚欢慢慢滋生,随着我们的无人注意渐渐扩大,随着教室里所有人逝去乐的年华弥漫开来。相比此前三年初中毕业,同样是喧闹的台下和一个寂静的台上,我却只认为老师想再多看我们一会儿,这些她临时接管了一学期的学生。

从那以后,看到一些图片或接触到身边的一些人,会不由地融到他们所在的情境里,感受他们的情感。我同样看懂了接到录取通知书时妈妈脸上露出的和我成绩下滑时一样的表情,遗憾和生气的背后多看到了一些无奈、失望和希望;也看懂了高考后连续高烧三十九度多五十来个小时父母对我爱答不理地扔出两盒药来的表情,责备和不耐烦的背后多看到了一些担忧和关怀。看到图片中难过的人也不仅仅再是无感或聊表同情,而是多少能感受到他们的悲伤或是绝望。

绝望。似乎越来越多的感受到越来越多的人有了越来越多的绝望。从小到大第一次能算得上是绝望的,不是拿出录取通知书把它撕掉的那一刻,是享受大学第一个寒假的第七个小时时的一通电话。奶奶去世的电话。直到现在依然无法多言。后来我就看懂了绝望。不同于伤心,一般会让你燃起同情之心,绝望会击到心上。稍柔软的心,或许击穿保留外形,或许击中停留其中,或许受击有所起伏。那些稍硬的心,如不足够坚固能够抵抗,只一击便碎。

西部发生了上百起几乎众所周知的事,真相却鲜为人知。某晚点开亡者照片的网页,看着那些菱角分明带有微笑的面孔,想到他们的信仰和行为被解读得完全悖于事实,想到他们家人得知失去的亲人为认定为罪人,不禁头皮发麻,整个后背从尾骨处毛孔收缩直至头顶。那些带着绝望离开的人,那些被给予了绝望留下来的人,和这些目睹了绝望的人,绝望之情要如何抒发?再说能在平媒上见到的报道,关于各种事,失去亲人、失去家园、失去希望,从震惊、哭嚎、打闹,到最终呆滞麻木,这不光是当事人经历的过程,我们这些看客同样经历,最后变成呆滞麻木的看客。

这个月新增的爱好是刷凤凰资讯的社会新闻,表面上和同学分享吐槽以为消遣。“现在的人都怎么了?”和“这社会怎么这样儿了?”是最多的观后感。但真切看到的,是那些冲动杀人者的脆弱和社会底层人和边缘人的恐惧。看客们对此逐渐的习惯,从起初争论得面红耳赤到到发表一番百十来字的评论,到以后可能只吐得出一个不包含任何语气的“哦”字。



古今中外最可怕的就是青年人。近代科技文化水平的提高让众多青年人成为了青年学生,于是从一百多年前起,大学生成为了社会里最可怕的一个群体,各种革命的开端都跟学生有关。即便如今世风日下,不是撸啊撸就是拖延症,但是生理性的血气方刚还在。

上完大学的第一年知道了权力都是争取来的。从小到大在学校按照老师家长指定的规矩装得很规矩地做了快二十年的人学会了争取和抗争。第一次争取来的是去音乐节可以夜不归宿的机会。初以为过程会十分艰难曲折,也许是爹妈不清楚现在音乐节的形式,询问了我订的住处和同去的朋友的情况就同意了。这是第一步,从敢想到敢说。

第一次抗争是今年初大二第一学期结束时。起因是年级里只有我们班上听力课并且按照出勤记了平时成绩,但年级里的其他班不仅不用上课,甚至只是做了我班作业三分之一的量便可得到满分的平时成绩。导致的结果是身为年级最好的一个班级听力的平均分落后于另外的两个班——如果只算最后考试成绩本班可以甩第二位四五分的情况下。直接的影响是最后的学分绩点——与奖学金、考研和出国相关。生平首次有了如此强烈的集体感,在别的同学只是不停的抱怨时,带着另一位思维缜密的理科生去找了听力老师,希望能有一个更加公平的解决方案。(补充一下,我读的是英语专业,27人中包括我共有五名理科生,且全部为理科远好于文科英语方面还不错的那种)

从不公平中争取公平似乎总要付出代价。因为给分方式已成定局,和年级统一便是对班里那些每次都去的同学不公平,不统一则是对这个班不公平。没有人觉得多做作业是无法接受的,我们所寻求的一切只是相对的公平。其他专业课因老师的不同老师打分最多的已经有了十余分的差距,这个为数不多的能够统一标准的课程却也定制了另一套系统。一个多练多做多付出的班级最终却失去了它应得的荣誉,这会给我们学生留下怎样的印象?与好人没好报有什么分别?诚然被扣考勤分是学生出的问题,可在我们明知出勤占有不小的比重的情况下依然选择不出现,老师就没有反思么?

一个多小时的理论让老师了解了我们的想法:上课、作业都无所谓,我们只要年级里相对的公平。虽然本学期别的班依旧只需交作业我们班要上课加三倍量的作业并且及考勤,可谓是抗争未成功,但这次经历却让我知道,即便抗争无效,如若不抗争,便更会什么都得不到,并且也不会让抗争的对象意识到自己的不公正。一定意义上,算是我人生中的一个小小的里程碑——与老师抗争,寻求应得的权利。

第二次抗争,也是现在正在进行的抗争,是关于科研经费的使用。申请之时一万元的预算,最后提供各种票据报销。本学期摇身一变,未曾有任何讨论甚至是通知,一万元预算中四千五的书籍资料费由项目组提供书单给图书馆后借阅,一千五的专家咨询费直接分发至学院。且不说学校教务处此举的目的,单是不合理性就能列举出很多。首先去年底立完项目后,据我所知一些项目组已经开始了研究工作,购买了书籍资料。特别是我们组研究对外汉语教材,为了分析很可能需要把书拆成单页,岂非还书时还要一个三倍赔付?其次,我不否认申请项目时多少会冲着学分和加分和最后能拿着结余的钱款几个人慰劳一番,但是如此一来,很多项目组会需要自己垫钱完成调研。相识的学姐曾告诉我她们大多都会用书费来补贴路费和专家咨询费。最滑稽的就是现在专家咨询费的分配。直接分给学院,哈。并非是贬低本院一众教授讲师,而是有些项目真不是他们能辅导得了的。他们大多是英语语言文学的硕士或博士出身,而纵览本院项目所属科目,交通学、教育学、经济学等等,如此这般还不如将那一千多人民币捐给谷歌百度来得实在。学校敢于这么做就是从根本上不把学生当作能够独立思考有行动能力的服务对象看待。教书育人,大学倒是真真的提醒了我们强权的真实存在。

为此我专门上教育部的网站查找相关法律法规和文件,也在线提了问题,尽管半月已过依然没回复。付不起律师费就去图书馆翻书从零看起,虽然到现在还没什么头绪。但这都是为了争取应有的权利、抗争不公做的努力。不再仅限于质疑,开始尝试付诸行动。现在已经联系了本院几个对此心存疑惑的项目组,向教务处反映了问题,还未得到明确解答。正在制作调查问卷,决定发给学校范围内能联系到的所有对学校此行为有异议的项目组,调查他们的态度和希望的解决办法。出来结果后联名上交学校,希望他们能考虑。何况几天前打遍在全国各地上学的同学询问了别的学校科研经费的使用和报销方法,独独我校如此特殊,不愧为先驱。

不过先驱并非只他独家。

下午看到龙门县的一个老奶奶给当地救援的小战士们送鸭蛋的新闻,为最真挚不用加任何词语修饰的情感一阵感动。现已是深夜,不久后将日出,刚刚写完对一个施工工地的投诉信。是的他们现在还在搬运和凿地,嗡嗡咣咣不绝于耳,日出后送到片区的城管。高考那年,我妈可是跟楼下烤串的小贩唇枪舌战数百回的。

月明星稀,今天会是个好天。

2013-04-29
03:37

4 条评论:

  1. 推特用户 赵华旭 @RFITB 讨论用GSM伪基站传播六四资讯被刑事拘留。 http://www.zhoushuguang.com/2014/06/rfitb.html

    回复删除
  2. 人们希望获得更高的教育经费有多个机会。如果写作是你的强项之一,那么你可以考虑奖学金征文比赛。所提供的金额将有所不同奖一等奖。但是,有几个作文竞赛奖学金。essaypinglun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