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9日星期一

巴浪鱼:总得有个出口(第7号稿件)


青岛市政府南面就是五四广场,游青岛的大概都会在五月的风前照张相吧。至于五四广场有何讲究,我想在党和政府的门前发扬五四精神还是算了,在党和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发扬五四精神倒还可能。今天是全国调休后五一第一天,虽然山东也发现了禽流感疑似病例,可丝毫不减人们的假日热情。待在大学宿舍里,我兴奋地按下手机屏幕,人活着,总得有个出口。胡适说过:争取你个人的自由就是为国家挣自由,争取你个人的人格就是为国家挣人格。我何不先想想自己,再及他人。 
山东沿海的村子相比内陆还算富裕,村子里和我一起长大的或者已经技校毕业工作三年,或者像我一样仍在学校。命运专为你开专为你关,也许多年后,我们都会为此唏嘘不已。七年级的时候,我的班主任在今天看来就是个女愤青,她给我看了她买的韩寒,对呀,就是后来那个韩寒,要知道之前我只读过《鲁滨逊漂流记》,我一直以为,这件事于我,是启蒙,她让我知道读书是件快意事。八年级的班主任成了我的青春期女神,我很怀疑自己今天的审美受她影响。九年级的班主任夫妻俩都是书法专业出身,算是对我美的教育,身体力行,教学相长,直到今天,我也再没遇到那样一群老师。
一如中国其他高中那样,我的高中也不例外,绝对是摧残学生求知欲的场所。山东那两年刚好又敢为人先,搞起素质教育,说白了无非是用一种行政命令禁止老师给同学上晚自习,回到小学或者初中那种状态,我们跑步进入了素质教育时代。上大学后,身边都是身受素质教育改革影响,在私人补课学校复读一年重新考上大学的同学,我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了改革的残酷性。据说家乡这两年又不搞了,学生都落榜了嘛。这算是代表了今天的教育?幸或不幸?
上大学之前,我读过《黄金时代》,被老师以不适合我读而没收,也没有真正接触互联网,公民常识教育除了政治课本,几近为零,倒是把挤出的时间用在了读文学书籍上,单是《红楼梦》以及相关书籍就读了三遍以上,里面的生僻字词都被我加上了注释。上了个随着扩招潮改牌的大学,报专业完全是凭字面感觉,我第一次意识到我们教育的脱节,突然发现自己没有兴趣没有特长,何谈去建设社会主义做栋梁呢。上大学后依然会接受半个月的军训,憧憬各种社团,大概半年之后,完全幻灭,原来这就是大学。
也许真正的大学应该从我连接上互联网开始,多年养成的求知欲得以驰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接触的东西越来越多,慢慢开始了解政治常识,普世价值,原来不是只有大学必修的那四本毛概马原,原来爱国不等于爱党。大二开始翻墙上网,刚开始被吓了一跳,慢慢习以为常,开始使用微博、Twitter,两相对照,参与公共话题的讨论,找寻自己认为的真相。渐渐开始理解读过的书,经历的事,身边的人。
一次见到幼儿园还在评“听话孩子”,真是应了鲁迅那句“救救孩子”,其实我们又何尝不是“听话孩子”呢,我喜欢罗素那三句话:对爱的渴望,对知识的寻求,对人类苦难的无法承受的同情,如果真如他们所说,世界归根结底是我们的,那我们面对社会制度的缓慢进程和社会问题的急剧增加,能否有足够的能力和勇气来分析以及应对?这也许是我们今天最大的责任吧。
当我写下这些话的时候,我开始庆幸,自己正在一步步追寻自由,而不是甘愿做笼子里的禽鸟。由己及人,我们缺的正是青年人的觉醒,独立之国民,合群之国民,梁启超先生所谓的“新民”。谁见过做春梦还愿意醒过来的人呢,谁能摇醒装睡的人呢,多少人还在等着“明君贤相”的世界呢!
看到大家的稿件,也许我没有你们深刻,但我不再孤单,人总得有个出口。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