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30日星期二

归永前:我的成长青春(第9号稿件)


我的成长青春
(文/归永前)
星移斗转,天仪再始,在不经意的春荣秋枯间时光走到了2013年。这是一个平常的假期,这是一个有思考的假期,这也是一个成长的假期。不仅有年龄的增长,也开始关注身边的人和事情,关注这个世界尘埃之间的变化,通过自己的思考尝试理清这件事情背后的因果纠葛,内心深处最为朴素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就像书本上布满的灰尘被气流吹拂过后字迹逐渐清晰起来的感觉。
                                                 ——写在前面的话
这个假期遇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我堂哥的儿子满月。在农村,一般的宴席都是在自己家里举办的,这时候就需要有端盘子的服务生,而服务生这个任务往往就是和要办宴席的这家主人平辈的人来担当。就在那天,我突然意识到我脱离这个社会已经太久的时间,心里尽管有些不自然,但是还是主动要求去端盘子。这种情形,我三伯(堂哥的父亲)则很是高兴和惊疑,原本他是打算让我到酒席就坐的,因为我毕竟还是个学生(我爸妈则是帮忙的,如果我也不坐席的话,我们家等于说出了份子钱但没有一个人吃酒席,即使我不是学生也是可以不去端盘子的)。尽管不缺人手,我还是主动体验了一把乡村服务生的感觉。这不仅是个体力活还是个细致活,同时在做这件事情的过程中我感受到的是勇气和责任对一个人的成长所起到的不可估量的作用。总有一天我和所有的我们都会走出象牙塔,真正要面临的远不是“主动端盘子”这样的挑战,勇气就是我们迈向社会最有力的第一步,而责任则是源源不断的动力和支撑,我相信这些东西迫使我们不断提升自己,主动走进社会、融入社会、服务社会、建功社会。
再值得一讲的事情就要数我的发小结婚。这件事情对我既是震撼又是启发,是时候转过身看一看并思考一下已经走过的22年的那段道路的时候了。我们也许也应该感到紧迫了,婚姻的大潮已经涌向了1990年出生的这个门槛,这没什么害羞与不好意思,更没有什么可笑的,这是摆在我们这个尴尬的年龄与“身份”必须所面对的情况。时光的脚步已经把我们推向了时代的潮头,一个真正需要我们年轻人来接过前辈的红旗与生产工具的时代已经毫不犹豫地来到。我们凭什么创造价值,酝酿美好的生活?我们凭什么养活父母妻儿,构建幸福的巢穴?我们凭什么推动时代车轮,复兴伟大的祖国?处于转型时期的中国真正需要的是最高级的研究型人才和最普遍的技术型工人,当然我们这些将来的教师也是人才强国的重要战略资源。但是大多数的“一般般”大学生则是长着成人的年龄,吃着年老父母的劳动成果,学着“没多大用处”的现代知识成果,结果只有和农民工争饭碗。寒假的这件事情让我感觉到在大学充实自己是多么的迫在眉睫,真的是时不我待,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和紧迫感让我更加明白在大学我到底要学到什么。我感觉从现在起,不管你考不考研都要把一切有利于就业作为受教育、学知识、长才干、提能力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而我也正朝着这个方向而不懈努力。当你真正发现你需要什么的时候,你学到和得到的东西往往会超过你的预期,这也将是我们未来真正的战略储备“饭碗”。
最后再说这个假期我最大的改变。我喜欢在晚上独处的时候思考,电视的吸引力竟然小的可怜。这个习惯不知道是在怎么样的际遇下突然形成的,或许就是这个假期真是闲的太无聊,毕竟中国人的这个春节是不太适合拿来外出打工的。在思考问题的过程中,总有那么“一两件”是我们可以想的明白、理得出头绪的,也总有那么“一两件”是以我们现在的知识和阅历储备难以想通的,但是不管想通还是没有想通,在潜移默化中推动我们前进的细胞或许就在潜滋暗长,我想那总会是件好事。在思考的律动中,总会有不一样的火花在迸射,这也许就是我成长的重要一课。
日历一页页翻过,不管我和你愿意或是不愿意,总有一天我和我们会振动日渐成熟的臂膀,飞向广袤无垠的原野,奔向魅力远方。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