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9日星期一

CULTSUN:三段论(第8号稿件)


文章链接: http://cultsun.blogspot.com/2013/04/blog-post.html
正文:
三段论

就像堂吉诃德迷恋骑士道,我们也不过是活在谎言里的虚妄自足中。这里的我们或许仅是指那些穿着简单青春校服的我们,而所承载着的谎言却不仅仅只有考试作弊的自欺欺人,还有很多长辈、老师、社会甚至政治家所特意编造的谎言。好像只有在青春的掩护下,热血才不会被嘲笑,而是被认可。任何青春特质的空虚、颓丧、懒惰都转化成性感、勇气、反抗。谎言使我们相信为理想奋斗努力就会实现的单纯;使我们相信公平正义并不是抽象的名词;最终还是要我们相信乌托邦的存在。然而,我想,这些不正是那些编织谎言者们所要相信的吗?他们想要相信初恋时所承诺的爱情誓言;他们想要相信校运会时那些参赛者挥着汗水嘴角上扬的光荣;他们想要相信金钱、权力、虚荣并不是他们现在所为之努力奋斗的目标。或许,现实的真正残酷就在于让他们失去了相信的资格。“我不相信”,“这是真的吗”,“绝对不会是真的”,“炒作啦”,这些不也成为口头禅了么。

可见,在这些谎言中得到满足的,不仅仅只是我们而已。我们的自足不过是根本不懂现实生活,导致青春之大,大得只容纳得下自己一个人而已。赤裸地讲,人性自私在这一时期生根发芽。凡事都是从利己主义开始,对政治冷漠,对历史漠视,对不公平沉默,没有责任感地任性,不曾转位思考体会人情冷暖。于是,渐渐地成为一下位谎言编造者,形成了一个谎言的恶意轮回。对于青春的谎言看似吗啡,麻痹了现实所造成的伤痛,却也让我们都上了瘾。可是,我们是否真正想过,年少青春不是无知、盲动、没有道理的名词。

而我只是在我那再平凡不过的青春里天马行空了一会儿,却快要毕业了。

其实,要在谎言中醒过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毕竟,多亏互联网的传播载体,公民道德失范、公共组织伦理失范等人性之恶的现象在现实生活中不断曝光。何况谈及独立、民主、自由的书籍及音乐、电影早已泛滥在学生群之中。这些的种种启蒙难道还不够一位能够稍微懂得思考的大学生跳出那个把青年弄得像白痴一样的谎言轮回之中么。醒悟之后的愤懑无处宣泄时,就成了口中反政党的言论。不管是在论及我国到底是法治还是法制时,还是在争辩控制我国国民行为的是宗教、哲学还是权威时,总会有那么几个人迸出“共匪”“一党专政”“言论不自由”的词汇。渐渐地,反政党的标签已成为同代们标榜自己特立独行的一种方式。反政党成为学生间的潮流并不是社会的可悲之处,真正的可悲的是,我们的同代们并不清楚在反政党时到底是要反抗些什么,仅是一味地觉得这很酷。

在控诉房价如此之高的问题之下,是否追究过地方政府负债到底有多少以及负债成因所在;在把政治体制改革挂在嘴边时,是否研究现行体制下的内部运作方式及内幕;在构建“小政府、大社会”的蓝图时,是否辩证过政治家不过是把社会中有限资源集中到自己手中的群体这一命题;或是,在想要提倡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同时,我们是否有好好运用法定监督权把公权力限定在合理的范围之内。

回到最初,假民主从来都比真独裁来得更祸国殃民,在此状态之下,从在谎言之中觉醒的契机还会少么。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我想。谁会知道呢。

当国家开始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撕下伪善,呈现暴力统治时;当我们这些即将开始步入社会的青年也开始理解人民代议制的虚构,明白现实不公的惨剧时,那么之后呢?关于觉醒之后行为的讨论,正是我不喜欢政治学教授的原因所在,他解释说,金钱、地位、权贵、荣誉,正是政客所争夺的绣球,而我们所要学会的是如何适应生存于这些虚荣之间的夹缝。学校的教育不正是如此,教你如何失去个性去迎合正统的条条框框,尽管正统体制是错误的,正在慢慢崩坏。我们大多数人选择适应,而不是去改变现状,去反抗,即使反抗,也只是空谈,并非行动上而已,从表象来看,这样的生活更像是在做一道有道则现,无道则隐的选择题。仔细想想的确是这样,历史也一再证明专政最美妙的帮手是公民对政府的沉默,而这种沉默往往是以自保为名,对于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政治不公,我们不也是选择明哲保身的同情。我与政治学教授的分歧在于,我认为同情是最为懦弱的表达,我们更应该站出来坚决捍卫他们的权益。而我所遇到难题却是,找不到途径可以名正言顺的站出来。


不管是自上而下的政治体制改革,还是自下而上的暴动革命,我都在寻求途径时切切实实感觉到了无力。果然,政治还是只存在于私人之间的谈话中。很抱歉这种私下的言论自由对于公共政策和政治议题没有一点的存在价值。我们早已不在那个最有骨气的时代,谎言中所形成的自私,在醒来过后不也是一直在道德制高点上战胜着我们,或许后阶段的自私换成奴性更为恰当。好不甘心,我们还能改变什么?政治学书上的那些政治原则,在实际操作中,都抵不过实用主义的强悍。

是不是只剩下期待,期待着有一天,同代们拼着命削尖脑袋去考公务员的目标不再是这一身份所带来的权益趋势,而是真正有想为公民做事的心情。所以,你看,当我们疲于这样的无力时,青春的天真使我们得到很好的安慰。抑或是也可以这样理解,找不到改变现状方法的我们,兜兜转转还是没能跳出这个谎言轮回


署名:@CULTSUN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