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日星期三

简至:你是我的眼,转烛生死间(第13号稿件)




编者的话:
我弄不准你这篇文章是否符合征文要求,你能阐述一下这篇文章是否符合本次征文要求吗?
作者的话:
《你是我的眼,转烛生死间》所言之物:
面对死生大事,个人应存的生活态度。死与生,是一个宏大的公共话题同时又是个人的深刻体认。至于有理有据,关涉行文的逻辑性,小文在死生的主命题下衍生了“虚空”与人生和“无为”与“有为”的生活形态这两个小话题,诉诸于文字是一种内在的质疑与论争、推翻与重建。当然,这篇文章并非论说文,要论点论证论据的诸要素支撑,在阐述命题下的两个小话题时,都存在一个前提假设。且在段落开篇就将前提假设的某种哲理认知提了出来。而后再作个人的分析和理解。
下面是全文:
四月的天空裂帛,春雨不绝。时常忘却、时常冥想、时常惊起,惶惶疾走,追问本心。世界仍旧吵吵嚷嚷,去哪里寻觅木心的素履之往、鱼丽之宴.只是想到,也许所有贴近死亡脉搏的生命才能从容有度,翩然不惊。
“无为”是一种“为”,而不是一种“无”,畏惧“碌碌无为”,是因为虚空吧.然而只恐空的永不是时间,而是欲念的壑……
虚空之为虚空,就在于“生”是必死的,“死”是无所谓死的。
既然死亡是生的必然结果,死的自然状态,那一切以“生”的面目示人岂不是既虚且空的?
如是这般,或可知:生,不是一种必然的形式,而是实然的状态。
时常听人感慨“时也,命也”,我想这是一种与现实达成妥协的一种“无为”,的确也是一种“为”.或者说这是从本体扩张式的外延、拓展走向了内向的维稳、制衡,而终极目标是:存身。
追求名利、财富,除去附着其上的社会价值外,世人皆知那是免去被死亡恫吓锥心连命的通天塔,很多人毕其一生心力也只是在实践摆脱被穷困潦倒奴役的“出埃及记”。
存身的资本,是死亡的一条高压线。有的人出身便是“二世祖”,悠游于世,有的人却怎么样也跳脱不出底层的命运。大抵不能归咎于命运,实在是制度设计太瘪三,给不出角色转换的资本。虽说社会有很多人“愤愤不平”,可多数之众是不愿也不会踏上“慨而慷、改而革”的风险投资中。显然血酬成本太高,早已溢出了存身成本。试问,我们只有一季的煤炭,谁愿意将储备过冬的煤在料峭春寒中消耗殆尽呢?
也只有这一世的时光,总要细水长流、立足长远。太过激烈的震荡,终究是强极则驽……
仍感触于《风雨哈佛路》影片中的丽丝,不是因为她励志求学的精神,而是困于“无为”的境况中选择的“为”,重新为自己的生存环境做注脚。
要求自内而外透明般的呈现一种生存纪实任是谁也自觉为难,更遑论在两种不同的人生状态之间作抉择。想来最大的磨折是源于不确定的选择。若在门外无法看清长短虚实,当身后的门砰然关上是,夹身其间的喜怒哀乐也便成了生活的佐料,知命或者不知,全在一心。
一步一级台阶,一岁一圈年轮。寄生父母者,清谈死与生这大如圆轮的母题,请原宥我的粗浅与稚拙,或者生与死从来就是本该如此的个体状态,无所谓其他。
我们都已踏上了实现自我生命状态的旅途上,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单刀赴会,猎猎生风。
然后,碧落黄泉,终知:所有面向死亡的修行都是为了更好地活着!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