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3日星期一

六四同情者的迷茫--六四三十年发言拟稿(匿名组第1号稿件)

作者: Kxwf5T8pbQSKzEwzq8mUEYZtPc6QuQrgdbXxAiEYQtHdxaYRS1L5

记得五年前我在香港的维园,主持人说了句我印象很深的话:“ 六四已经25年了,人生有几个25年? ” 今年大概又会讲一句类似的。

三年前我在站在六四聚会的演讲台上,问大家为了反对他们,愿意付出什么代价? 我说我愿意付出一条命。

一年前我放假回国,在边检被扣查了,说我护照有问题,把我关到隔间里,一个全副武装的警察盯着我。 我想:“ 妈的这天终于来了,接下来是什么? 审讯,折磨,监禁,像李旺阳一样1米8折磨成1米5,再弄死我。 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死就死了。 ”  继续想:“ 那他们去弄我父母和其他亲属呢? 我能不在乎自己的命,我能不在乎别人的吗? 我不能。 ” 再往回想:“ 我真不怕死不怕折磨吗? ” 也不是那么坚定了。 幸好半小时后他们把我放了,告诉我护照没问题了可以走。 后来我在某次聚会,一个公安系统里的朋友跟我说了句慎言慎行,我就确认这次是个警告。

自此以后我夹着尾巴做人,尽量减少关于时政的发言,完美演绎了自我审查。 我变成我曾经讨厌的样子,比很多人都快。

那六四25年到30年这个区间里,推动了什么? 香港已经快不行了,再过几年怕是六四晚会都办不了。 那国内有什么进步吗? 不如说有什么退步吧。

六四那天中国军队清场,波兰第一次⺠主投票。 波兰人说他们曾经以为共产党不可战胜,但忽然间利维坦就分崩离析。 我曾经也这么想,但他们有联合工会,而我们国内反对力量分散,海外⺠运经过郭文贵之后我也觉得不靠谱。 波兰宗教信仰加成,中国人只信生存。

言论空间和社会舆论的⻛向,从微博刚出来那会儿公知大战五毛,到现在整体万⻢⻬喑。 我身边很多人,自我美化无力改变的现状,我难以反驳,例如他们知道共产党各种不好,但现在没了共产党天下大乱生活肯定不如现在,现在虽然有点难,但还能过。 我能怎么反驳呢? 我能描绘一个更好的未来吗? 我不能。

学习强国,他们抱怨几句,然后娱乐化,写段子,到后来刷着刷着乐在其中。

说到学习强国,就得提“ 数字列宁主义” ,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辅助极权。 手机里的国产app知道你的一切,在场有几位没装微信? 你说苹果比较可靠吧,那云上贵州是咋回事? 窃听,购物习惯,他们知道一切,甚至知道我最喜欢的av女优等等肮脏的小秘密,随便几个用起来就可以轻易摧毁我现在的生活。 我如果现在接到父母来的电话要我闭嘴,毫不意外。 极权的螺丝钉松了,科技又给拧回去了。

内部因素不行就得靠外部,中共和各国的权贵精英阶层数不清的利益勾结。 加上各种渗透,民主党里有匪谍,共和党里也有匪谍,你选谁? 再说中国体量太大,相信没有很多国家在中国陷入一种不可预测的混乱和维持现状之间更愿意选择后者。

我现在的感觉就像玩卡牌游戏,我这回合能苟活住,但是要怎么赢呢? 我卡组里没有任何一张卡能翻盘,剩下的卡随我挑我都赢不了,那还有坚持下去的必要吗?

既然怕,那为什么还来? 因为我有困惑,我可以像现在一样自我审查、偏安一隅、岁月静好、安心生活。 但如果像我这样有一点反抗意识的人都轻易放弃了,那还有谁去挑战他们呢?

我今天不能带来什么真知灼⻅,但我希望可以在各位的真知灼⻅里稍微得到一些启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